> 掘墓人

番外

番外

  某处。
  这里看起来现代感十足,到处都是各种奇形怪装的仪器 , 闪烁不停的屏幕。
  几个人正围在一个圆形盘舱前,里面坐着一个戴着头盔的年轻人 , 头盔上有密密麻麻的数据线 , 连接到那些仪器上。
  那些人的目光不时在年轻人的脸上和周围那些仪器上转来转去 , 都是一脸焦急。
  “3号的心念被送到那边多久了?”
  站在中间位置,背负双手的是一个看起来像是为首者的中年人,转头皱眉看向旁边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似的小型仪器,手指不时在上面点按的年轻人。
  年轻人一脸忧虑,将手里的小仪器送到中年人的面前 , 轻声道:“已经快三个小时了!这已经是我们设想的极限时间了!1号和2号都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内便耗尽了心念,留在了那个世界里,残念只怕也被那里的居民给获取了。3号的心念里 , 有关系到我们这个世界的秘密 , 如果被那里的人得到 , 后果不堪设想!统帅,不如……我们将异方仪关掉吧……”
  被称为统帅的中年人摇了摇头叹息道:“再给他一分钟吧!一分钟以后如果他的心念还没有被收回,那就关掉仪器,宣告试验失败!”
  说完他对年轻人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去重新设定时间,然后转头看向房间的另外一个方向。
  在那里,有一个金属支架,支架上连着几根导管,导管里流动着蓝色的液体,那些液体却是输入到一颗脑袋里,而那颗脑袋自脖子处齐根而断,竟然没有身体!
  “圣言师 , 我们还有多少时间?”统帅看向那颗脑袋的目光里充满了崇敬,恭声问道。
  那颗脑袋的双眼本来紧闭着 , 此时却是缓缓睁开了,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统帅 , 我们最多还有三天时间!如果在这三天里还不能找到天地之源,那我们这个世界就会顷刻崩坏!”
  统帅点了点头 , 脸上一片颓然 , 看了看自己身周的这几个人,无奈地道:“圣言师,现在玄世界只剩下我们八个人了!我们那些失去灵气进入伪死状态的同族都等着天地之源的救赎,我们绝对不能失败!不只是我们,我们探索到的其他世界也正经历和我们一样的厄运!那个新世界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 如果一分钟以后3号也像1号2号一样耗尽心念留在那个世界,我们就只能动用我们这世界的最后一点灵力,强行破开那个世界了!虽然这样可能会造成两个世界重叠在一起 , 空间扭曲,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统帅,千万不可!”
  听到统帅的话 , 那颗脑袋和其他人都大声冲他叫道 , 脸上俱是一片骇然。
  “统帅,你可知道,那个新世界虽然看起来只是一颗微小的粒子而已,要是真的被打开,却并不比我们的世界小!如果两个世界重叠到一起,引起的后果可不只是两个世界一起崩毁那么简单!只怕整个空间秩序都会被打乱!万一发生了那样的事,别说我们这些族人了,连我们这个世界都会被抹杀的!只要我们的世界还在,我们就还有可能再次繁荣,千万不能出此下策!”
  圣言师吐沫四溅 , 苦口婆心地对统帅道,因为用力过猛 , 他的脑袋在金属架子上一阵乱晃,最终掉落了下来 , “呯”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 嘴里却犹自在叫个不停。
  统帅却是冷声道:“哼 , 如果不是你们劝我,在1号留在那个世界时我就强行将它打开了!只要打开了个缺口,那个世界的灵气就会涌入到玄世界里,天地之源也会被带到这里来!到那时我们自采取措施补救也不迟!仪者,一分钟的时间已经到了 , 将异方仪关掉吧,启动破天斩!”
  仪者叹了口气,伸出手指,就要向手里的微型仪器点下去。
  就在这时 , 周围的那些屏幕突然快速闪了起来 , 异方仪也开始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 剧烈摇晃,很多地方都冒出黑烟,似乎就要崩溃了。
  “怎么回事?”
  统帅大声问仪者。
  仪者的手拼命在微型仪器上点个不停,一脸惊恐地看着统帅道:“关不了!我们和新世界之间的通道被毁掉了!3号只怕也回不来了!”
  “蠢货!”
  统帅怒声骂道,劈手将微型仪器夺了过去,举起来就要往地上摔去。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人突然惊喜地叫道:“3号醒了!”
  统帅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向圆形舱,发现里面的年轻人果然睁开了眼睛,正一脸得意地看着自己。
  统帅忙让其他人帮3号出来,走到他面前急切地问他去到新世界的结果怎样。
  3号微微一笑 , 将自己的双手伸了出来,只见他的双手手心里,竟然各有一个图案!
  左手心里是万字符 , 右手心里却是阴阳双鱼。
  此时双鱼的眼睛处却是各有一滴液体,正是两滴本原!
  “统帅,幸不辱命!我进入新世界以后 , 便找到了那个的一个化身 , 骗他说玄世界的人要毁掉他们那个世界 , 只有那个才能避免大劫,引出了那个!那个在新世界里呆了无数年,整个世界从萌生到现在,大半灵气都进入了他的身体,却又通过天地之源进入到了这两滴本原里 , 现在本原已经被我带回来了!本来一切顺利,我们可以通过留下的道通源源不断地获取新世界的灵气,滋养我们这个世界。可是那个在新世界里的力量竟然变得如此强大 , 当初我们输入到他身体里的程序 , 也化为了开天辟地剑,通道竟然被他给一剑毁掉了!”
  统帅看着他的手心 , 不但没有夸赞他,反而冷哼一声骂道:“就算你将那世界的灵气带了回来,对我们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已,根本就无法让我们的世界恢复!现在通道已经被开闭了,我们无法再获得他们的灵气,看来还是要将那个世界强行破开了!”
  说完统帅便看向另外一个仪器,那便是他口中所说的破天斩。
  “统帅,不可!”3号见状忙大声道,“那个虽然将通道关闭了,但是我已经在他身上做了安排 , 他很快就会地主动来到玄世界的!到那时,新世界的灵气,还是任我们取用!”
  说完3号走到旁边的一个仪器前 , 将双手按在了上面,仪器的屏幕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画面。
  那里正是燕子山 , 一对年轻人坐在院子里 , 一个小孩子在他们的身边欢快地跑来跑去 , 正是菅天阳和青陌。
  此时已经是菅天阳补天以后的第三年了,青陌在去年便为菅天阳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小孩子十分可爱,不过天生异瞳,一个眼睛是黑色的,另外一个眼睛竟然是蓝色的!
  就在玄世界的众人看到画面的同时,菅天阳也抬头向天空看去 , 却是隔着屏幕和玄世界的众人遥相对视着。
  “哼哼,那个行者竟然是来自玄世界的,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穿梭于各个世界的行者!更可气的是 , 他竟然把两滴本原给偷走了 , 这是想让我们这个世界慢慢枯竭吗?”菅天阳看了一眼村子里已枯萎大半的树 , 冷声道,“虽然我们这个世界也算是他们创造的,但是我也不能眼看着它被毁掉!青陌,看来我们还是避免不了到异界一趟了!”
  

芳龄十八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二层楼书院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