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冥媒正娶

第二百章 九星八门

第二百章 九星八门

   我突然发现,我根本就看不透魅夭夭。
  她实在太神秘了 , 我不明白 , 顾泽为什么会原谅她 , 或者更直接点说 , 为什么那么信任她派她来帮我们。
  再一个,顾泽这是知道我要去当那个君授神权的圣女?
  我还有好多问题想问魅夭夭,可她走的飞快 , 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 , 她就已经走出了后厨 , 到了外面面馆的一楼大厅里面。
  “还愣着做什么,先找到空煞邪魍的肉身 , 余下的事以后再问。”
  徐子彦拽了我一下 , 让我跟上她。
  我点了点头,看魅夭夭的样子 , 她显然也不打算再和我说什么,只能跟着徐子彦出去追上她 , 余下的事,以后再找机会问。
  到了面馆一楼大厅,魅夭夭并没急着出去,而是走想了点餐台。
  她站在点餐台外面,看着那老板跟服务员许久,才发出一声冷笑。
  “在我面前,还要装吗?”
  我和徐子彦走到她身边的时候,正巧听见她说的这一句话。
  我第一时间抬头,望向点餐台后面的那个人偶老板跟人偶服务员,他们是活人?
  我脑子里刚冒起这么一个想法,就见魅夭夭抬手一挥 , 一道浓雾便从她手掌心喷涌而出,包裹住了那两个人偶。
  而直到这时候 , 那两个人偶才突然暴起 , 发出吱吖吱吖的刺耳声响,朝着门外冲了出去!
  魅夭夭早就料到它们会这样 , 手指一勾 , 缠着这俩人偶的浓雾便跟绳索一样,牢牢的困住了它们!
  “还想跑。”冷哼了一声,魅夭夭再度缩手 , 那浓雾卷着这俩人偶就一头栽倒了我们两个跟前。
  徐子彦皱起眉头 , 眼睛一直盯着这俩人偶。
  但没等徐子彦看的更明白 , 魅夭夭就抓手成拳,那两个被卷到我们面前的人偶,便在浓雾之中砰然碎裂!
  “你这是干什么!”
  我一下惊叫出声 , 但徐子彦紧皱的眉头却猛然舒平,跟着叫到:“死门九星!”
  “你看出来了!”
  魅夭夭难得的露出一个赞赏的眼神给徐子彦。
  何止是看出来了,徐子彦就是一点极透!
  他飞快的扫了一眼破碎的人偶 , 然后扭头看了一眼面馆之外,就念叨道:“宫入九星 , 八卦走位,生死奇门,八甲遁术!”
  魅夭夭耸了耸肩 , 闻言笑道:“看来,接下来不需要我费脑子了。”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师傅?”我是一个字都没听懂,急忙跟徐子彦询问起来。
  徐子彦终于露出笑容,跟我说道:“我知道这死巷的机关了,原来是根据古代奇门遁甲之术,配合以九星入宫位而设置的阵法,我们只是被空煞邪魍引到了这死门之中而已!”
  说着,徐子彦兴奋的往面馆门口走了一步,抬手指了下面馆外面的位置,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这九星 , 乃天蓬、天任、天冲、天辅、天英、天芮、天柱、天心、天禽,九星与九宫相对 , 每一星主一宫。即天蓬星主坎一宫位 , 天任星主艮八宫位 , 天冲星主震三宫位 , 天辅星主巽四宫位,天英星主离九宫位 , 天芮星主坤二宫位 , 天柱星主兑七宫位 , 天心星主乾六宫位,天禽星则相对特殊,是主中五宫寄予坤二宫位!”
  “奇门遁甲 , 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这休门配入坎一宫 , 生门配入艮扒光,伤门配入震三宫 , 杜门配入巽四宫,景门配入离九宫 , 死门配入坤二宫,景门配入兑七宫,开门配入乾六宫!是以认取九宫分九星,八门又逐九里行!“
  “我们现在在死门,入的是坤二宫,配的则是天芮、天禽双星!”
  “破九星可走九宫之位,杀门将则可出死门走生门!”
  徐子彦越说眼睛越是明亮,这条阴森幽静的小巷,已然被他看出了破绽!
  魅夭夭也在不停的点头,赞同着徐子彦所说:“这古奇门八甲顿时,乃是上古皇帝轩辕氏所独创奇门阵术,后世各种阵法,其实都是以此推演而得。灵童圣子到底是灵童圣子 , 这原阵术口诀,怕早就失传了吧?”
  “失传?你们九幽阁的人都知道,我们怎么会不知?”徐子彦可没被她夸奖的优越感 , 反而冷笑起来 , 讥讽道:“这阵法 , 可不就是帮助轩辕皇帝打败了魔神蚩尤的最大倚仗 , 想必魔神蚩尤若还活着,这上千数万年,他必会研究透学奇门遁甲之术吧!”
  魅夭夭脸色一变,猛然道:“住嘴!”
  “这有什么说不得?”徐子彦毫不在意。
  “即便在我们九幽 , 魔神的名字 , 也是不能说的忌讳!”魅夭夭眯起眼睛 , 眼神毒辣。
  这可轮到徐子彦耸了耸肩,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
  我听的还是不太懂 , 不过后面徐子彦解释的 , 我到是多少明白了,这死巷不过就是个阵法 , 取自奇门遁甲之术,而魅夭夭和徐子彦都是研究其阵术的高手 , 他们两个已经发现了这死门的生路。
  “小余,你在这里等着我们,我们马上就能破这巷子,带你出去。”
  徐子彦特意叮嘱了我一句,要我站在面馆里面千万别动。
  包括魅夭夭,都是这个意思。
  我不太想留在原地,可这一次他们俩都十分坚决。
  我想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我又不懂这奇门遁甲的八卦之数,跟着他们帮不上忙还容易捣乱 , 这万一弄错了一个方位或者走错一步,都可能导致这里的死门之位产生变化 , 那时候再出不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们俩确定我不会乱动之后 , 马上出了面馆。
  隔着面馆的玻璃 , 我看见他们两个走着诡异的步子 , 然后跳出了那一群人偶之中的其中某一个或者某两个,辣手相毁然后就紧跟着找下一个位置。
  那移动速度与转换位置变化的 , 让我都头晕眼花。
  没摧毁几个人偶 , 我就再看不到他们两个的身影了 , 应该是走到小巷街道的前面去了。
  我就耐着性子,在面馆里坐着一动不动的等他们回来。
  约莫过了有个十分钟 , 忽然之间,我发现面馆外面出现了新的变化!
  本身外面还有好多人偶 , 可就这一眨眼的功夫,所有人偶跟汽化了一样 , 变成腾腾白雾,上浮到天上 , 续而消失不见。
  我猛地站起身来,还以为是他们破了这阵,但等了一会儿,我没见徐子彦和魅夭夭回到面馆,反而是身后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之声。
  我转头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本身是通往二楼后厨的楼梯,此刻也已经消失不见,变成了一个更为幽暗的宫殿大门!
  大门还敞开着,我在外面一眼就能看到这宫殿最里面!
  最里面有一张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石座,石座上则坐着一个宛若大猩猩的人形怪物。
  它闭着眼睛,看起来毫无任何感知神志。
  空煞邪魍的肉身!
  我激动都要叫出声 , 再转身望向面馆外面,就等徐子彦跟魅夭夭回来了。
  只是——
  嘶 , 嘶,嘶……
  一阵希希索索之声在我身后的殿堂内响起 , 光是听声音,就让我毛骨悚然寒毛倒立!
  我猛地回头 , 就发现那殿堂大门门口 , 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黑影,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从殿堂大门内走出来!
  我猛地后退一步 , 全身紧绷,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上!
  但就是退这一步 , 我撞到了什么人的身上 , 吓得刚要惊叫出声,就听见徐子彦的声音:“别喊!”
  我回头,才看见是徐子彦回来了 , 魅夭夭则跟在他的身边。
  他们两个人就没看我 , 而是双眼紧盯着那殿堂门口。
  “是他的最后守神鬼物?”
  徐子彦问了一句。
  魅夭夭点头,“不错。”
  徐子彦嘴角一扬 , 不慌不忙的从身上抽出那张封印着空煞邪魍魂神的长条符箓,捏在了手心之中。
  我们安静的等了大概十几秒钟 , 那黑影才从殿堂大门之中显出真身,走了出来——准确的说,是爬了出来!
  这竟然是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而且和平时我所见过的蟒蛇都全然不一样。
  这条蟒蛇蛇身雪白,唯有蛇头的部分,长满了黄铜色的斑点,外圆内方,跟古代用的铜钱一样,而躺起的蛇腹部,却是青绿的颜色。
  巨大的蟒蛇从宫殿大门爬出来后 , 这整个面馆就被煞气所弥漫,但随着徐子彦拿出的那张长条符箓 , 这煞气也在弥漫的一瞬之间 , 尽数消失。
  我看见那巨蟒蛇头先是警惕无比的盯着我们 , 随后低头看了看徐子彦手心的那张长条符箓 , 蛇眼之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嘶嘶……
  它吐着信子 , 跟我们对峙在这宫殿门口。
  徐子彦抓着那张长条符箓 , 示意魅夭夭和我都紧跟在他的身后 , 抓着他的衣服,然后一步一步 , 十分缓慢的朝着那条巨蟒走去。
  面馆门口到这宫殿门口 , 最多不到二十步的距离,我们却足足走了有五分钟时间!
  等到了那巨蟒的面前,它眼中的疑惑更浓 , 但始终都没有进攻我们三个。
  就这样,我们走近了殿堂之内。
  本身 , 我以为这就结束了,接下来我们带走石座上的那个空煞邪魍肉身就行了。
  但怎么也没想到,就当我们绕开这条巨蟒,走近殿堂大门之内时,那石座上的空煞邪魍肉身,突然睁开了眼睛!
  

夜闻笙歌说: 两章连更,小夜今天要出差,所以提前更新。明天见!

关注官方微信,畅享更多福利

微信内长按上方二维码3秒即可关注。
或微信内搜索“二层楼小说网”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