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豪门之强势归来

406,安然小心,又遇楚瑶

406,安然小心,又遇楚瑶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咬咬牙熬过这一段就好了。”陆安然扬了扬嘴角,这件事挺过去了Ella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另外,今年年初开始,Ella的工资涨一些吧!”
  “好。”陆安明犹豫着问道:“安然,你说……我追求Ella的话……她会答应我么?”
  听了陆安明的话,陆安然也是一愣,随后笑了笑:“明哥,相信我 , 这话你问Ella得到的结果会比我说的要好很多。”说罢陆安然拍了拍陆安明的肩膀:“自信一点!”
  “也对!”陆安明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到时候我问问她。”
  “恩。”陆安然点了点头然后随口问道:“二婶这段时间怎么样?”
  “还行,就是胎位不是很稳 , 医院开了很多药吃。”陆安明回答道。
  “药?”陆安然起了疑心:“都什么药啊?”
  “就是叶绿素 , 鱼肝油那些乱七八糟的药 , 可麻烦了呢!”陆安明回答道。
  “你回去把那些药全部拍照片给我。”陆安然觉得这方面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前世徐莲心的丧女之痛 , 这辈子陆安然不希望她在经历一次了。刚刚徐莲心看陆安琪的眼神,她都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里 , 徐莲心是真的喜欢女儿啊!她对自己肚子里的小宝宝寄予了太多太多的希望。
  “好。”陆安明点了点头,安然还是跟之前一样,处处小心。
  兄妹俩又说了几句话之后,陆安然就带着琳达去跟纪灵碰了一个面,还去看望了纪灵的妈妈。
  三个闺蜜闹到了很晚的时候,陆安然才跟琳达一起离开了纪灵家,在回去的路上两人一边走一边闲聊,聊着过去聊着现在,却不敢聊未来。她们……真的有未来么?
  走到了街头拐角处 , 陆安然一个没留意差点跟对面来的人撞了一个满怀。
  “抱歉。”陆安然立刻开口道歉。
  “是你?”跟陆安然相撞的人先是厌恶的皱起了眉头,然后在看到陆安然的脸的时候,那一抹厌恶瞬间变成了杀意,下一瞬间这杀意又被她隐藏下去了。
  看清了眼前的人,陆安然也是愣了一下:“楚瑶?”
  琳达更是颦了颦眉将陆安然不着痕迹的护在了身后。
  “好巧啊!”楚瑶笑着看向陆安然,还故意缕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看着楚瑶的头发似乎没什么问题了,陆安然鄙夷的笑了一下,看来楚万海真的是在楚瑶身上花了大价钱了啊!
  “我听说你去京都发展了是吧!”楚瑶眼里尽是嫉妒,她在国外的医院的时候就在报纸上看到了陆安然给龙氏新传媒时代剪彩的照片了,这个贱人!凭什么!
  “是啊!”陆安然也笑了笑:“你头发治好啦?”
  “恩。”楚瑶撇了一下嘴角 , 又是植皮又是植发,天知道她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 , 因为怀孕 , 一些麻醉成分的药她统统不能用 , 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要死掉了,但是她不愿意就这么死掉 , 她还没跟林昊晟结婚,她的孩子还没出世,这是她跟林昊晟的孩子!
  “真难得,就跟真的一样诶!”陆安然笑了笑说道:“花了不少钱吧!”
  “没花多少钱。”楚瑶咬了咬牙说道:“只是养好了。”
  “哦……”陆安然也知道楚瑶不会承认这些。
  “你们这是要去哪啊?”楚瑶不希望陆安然问太多关于她头发的事情 , 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痛。
  “我们要回家了。”陆安然挥了挥手:“先走了,拜拜!”
  “拜拜。”楚瑶深深的看了一眼陆安然身边的人,她真的觉得这个人很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陆安然跟琳达往回走,两个人都觉得有点好笑,却也都没说什么。楚瑶受的这些苦是她最有应得。
  “安然……”琳达突然停步:“楚瑶……怀孕了。”刚刚她注意到了楚瑶的腹部和她的气息。
  “……”陆安然也停下脚步,应了一声:“哦……”
  “看样子也有个五六个月了。”琳达猜测道。
  “……”陆安然回忆了一下:“应该是十月一小长假在海边的那一次吧……”
  “恩……”琳达应了一声,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又走了一会儿之后,陆安然跟琳达又走了没多久陆安明便开车将两人接回家了。
  正月初九,明天就要结婚了,薛定安跟杜修雯有薛家长辈勒令不允许见面 , 这也是老一辈传下来的规矩,新郎新娘结婚前三天是不允许见面的。但是在现代都市来说,结婚前恰巧是最忙的时候,不见面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薛氏的长辈勒令两个人在最后一天不允许见面。
  陆安然也是两边跑,明天结婚的时候,陆安琪和薛家的一个小男孩是两个天使小花童,而陆安然 , 杨雪莹,杜修武和秦书墨四个人是伴郎和伴娘。
  婚礼的司仪认真的教了她们的走位以及步调 , 陆安然等人也努力记下了。
  陆安然跑到薛定安那边 , 看着薛定安穿着西装在房间里踱步 , 陆安然笑了笑让他放轻松点。
  薛定安跟陆安然扯皮了一会儿之后想起什么似的拿出了罗功成给他的照片:“安然,这个人可能是杜老板!”
  “哦?”陆安然接过照片,里面的男子面上看上去不到三十 , 一身白色西装身材修长。容貌上有些阴柔之美。他正站在一家酒吧门口点烟,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 持烟的手缺了一个尾指。
  “别让我见到他!”薛定安咬牙切齿道,这个杜老板把他可害惨了!
  “别这么生气!你明天结婚,有什么愁啊冤啊的留到结完婚之后再去想!”陆安然用指尖戳了戳薛定安的胸口。
  “恩……”薛定安点了一下头而后笑了一下:“安然,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陆安然笑了笑:“我并没有帮你什么忙。”而且各种意义上的是,这件事帮了她自己的大忙!要是真的能因为这件事而把凤修竹拉下水,那就真的是太好了……
  

正月初琪说: 新书不易,陪伴更难!二层楼书院支持QQ、微博一键登录,登录收藏即可观看最新最快内容!大家可以发表留言、推荐、打赏跟我互动哦!